现身说法:视觉中国背后,一个图片版权吸金黑洞

  • 时间:
  • 浏览:1

没想到,人类发布第一张黑洞照片,卖望远镜的没火,视觉中国火了。



事件起因是这张动用全球八座射电望远镜,拍摄二天,冲洗两年的首张黑洞照片,被女女女老外发现再次总出 在图片版权公司视觉中国的官网上,有之前 版权所属正是这家公司。随即有女女女老外提出质疑,并向有关部门求证,对此,中科院院士武向平回答称,这张图片由全球8部事件视界望远镜(EHT)一同观测而成,是由1000多位科研人员组成的团队完成的科研成果,发布后全世界都并能使用,有之前 注明来源即可。而EHT官网也对版权做出明确主张,即有之前 注明图片来源即可自由使用,无关商业不是。

也有之前 说,这是全人类一同努力的成果,这张照片之前 就无所谓版权,昨晚照片发布后,众多企业也像往常一样借势营销,掀起了又一波黑洞照片PS大赛,然而当女女女老外发现该图片版权尾视觉中国所有时,不禁心中一颤,毕竟做媒体的,尤其是近一两年来,很少有没被以视觉中国、东方IC、河图创意等图片版权公司发律师函索赔图片版权费的经历的。

今天,有媒体采访到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时他还声称:“用此图蹭个热点用于公司广告等商业目的有风险。”,而在视觉中国网站上对这张图片的标注中,明确表示:“此图由欧洲南方天文台提供,仅限于编辑类用途,使用请署名欧洲南方天文台;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以后,有女女女老外向视觉中国客户代表求证,得到的答复是前要购买(版权)后并并能使用。

一石激起千层浪。女女女老外的力量是无穷的。



有女女女老外发掘到,不光是这张属于全人类、退一万步说大概 是属于EHT的图片版权在视觉中国手里,就连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国旗,也被该公司列为版权图片,如要商用同样前要和客户代表通话询价。事情发展到这里,着实性质都一点变了,并后能 说视觉中国作的一手好死。





果真时间不长,@共青团中央以这两张图质问视觉中国官方微博@视觉中国影像:“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众所周知,共青团中央作为官方媒体账号,这件事儿被置顶询问,影响力顿时呈指数级上升,有之前 顺利登顶微博热搜。



不久,视觉中国影像提前大选称,“黑洞”图片得到了EHT组织的编辑类使用授权,未经版权人授权而用作商业用途的,仍然地处风险。有之前 并未正面提前大选国旗、国徽等图片问题报告 报告 。在共青团中央那条置顶微博下,以海尔、百度、新浪、31000等企业为首的各家公司,都纷纷晒出未经自家授权而被视觉中国标以版权的图片以示抗议。

经此发酵,此事俨然有之前 变成了新一轮企业借势营销的阵地。



而就在之前 ,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再次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国旗、国徽图片是供稿人上传上来的,视觉中国有之前 撤除了版权声明。有之前 就科技讯了解到,摄影师上传至视觉中国的图片,是要经过系统审核的,并后能 通过审核的图片,并能展示在其版权声明页面,一同,都有相当部分的图片会因种种原困被拒。

换句话说,国旗、国徽图片即使是供稿人上传上来的,没有 视觉中国审核通过,也是无法展示在网站前台的。进一步说,有之前 没有 女女女老外举报,共青团中央质问,视觉中国仍然会继续默许国旗、国徽图片以其自有版权的形式地处,任何各自 或企业我我应该 使用,都有向视觉中国付费以获取版权。

对于国旗和国徽,我国都有专门法律予以明确说明和严格限制,其中,明确禁止国旗、国徽及其图案用于商标和广告,像视觉中国之前 利用国旗和国徽牟利的行为,显然不符合相关法律的规定。

作为上市公司,视觉中国犯下没有 低级的错误,有之前 是在另另一个 非常敏感的时间点,或许有之前 对其股价造成不小的影响。有消息称,视觉中国有市值103.3亿元的限售股将在明日解禁,这部分股份占其总股比达到55.39%,今天这件事不是会对其股价造成明显影响,大伙儿 将持续关注。

放下视觉中国不说,大伙儿 再单来的话图片版权的事情。作为一家经营多年的小媒体,科技讯也是饱受图片版权官司摧残,尤其是自2018年以来,此类官司越发增多,下面大伙儿 就现身说法,来聊聊身为媒体与哪几种以讹诈媒体为生的流氓版权公司的血泪史,也希望给有同样遭遇的同行们提供一点借鉴参考。

首先,大伙儿 先来的话大伙儿 的盈利模式,作为图片版权公司,大伙儿 通过搭建平台,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分派摄影师和摄影记者们拍摄的原创图片,一般编辑类图片的价格在1000元/张左右,一点普通网站用途的图片价格会低至几十元/张,而一点大型体育赛事等图片,价格或许能到1000元/张左右。

当然,正规途径授权费用低,不须此类图片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大伙儿 真正的收入大头,来自侵权诉讼赔偿,以及与侵权公司私下调解签订的图片授权打包费用。根据大伙儿 这个 年多来与多个图片维权公司的诉讼官司,基本上摸清了大伙儿 的套路。

举个例子,有之前 侵权网站K站在网络上随便使用了一张或几张未标明来源和版权所属的图片,作为文章的配图,而这张图片所属一家图片版权公司的话,没有 K站则会进入到这家公司的系统当中,被当做维权对象。

有之前 大伙儿 不须会第一时间选择发律师函有之前 到法院起诉K站,有之前 会再观察一段时间,看K站不是总要继续使用大伙儿 的一点版权图片,有之前 仍有继续使用的问题报告 报告 ,没有 大伙儿 会再延长一段时间观察,放长线钓大鱼,让K站继续扩大侵权规模。有之前 观察一段时间没有 再使用大伙儿 的版权图片,则会之前 开始收网进入维权流程。

首先,图片版权公司会授权给大伙儿 相互企业合作的维权机构,来解决此事,一般不必亲自下场跟侵权网站纠缠。先是进行侵权证据取证,只不过有的会进行公证,有的为了图省事有之前 保留网站侵权文章链接和网页截图,以后通过各种方式,找到K站的邮箱等联系方式,发送律师函,并附上相关侵权证据,表明:大伙儿 有之前 掌握了大伙儿 侵权的证据,并能联系大伙儿 沟通赔偿事宜,留下维权机构的联系电话。

有之前 K站此时知趣、恐惧,跟对方取得联系,没有 对方会想方设法让我知道各自 首不难 赔偿,其部分想后续解决不前要的损失,并能和对方签订长期相互相互企业合作,获得大量优质图片版权,以解后顾之忧,有之前 你态度强硬,对方有之前 与你纠缠,等着上法院打官司吧。

一般这个 官司,法院大概 率支持图片版权方,并能说目前网上超过90%的图片侵权案件,都有一边倒的图片版权方有理,有之前 法院每天要解决大量这个 官司,为了尽快结案,法院也会优先调解,尽量减少开庭。无论是法院还是维权机构,心里着实对于此类图片侵权案件的价格都有个底线,其中的弹性空间看过侵权方的谈判能力了。即使最终调解失败,真到了开庭判决,最终的价格也在图片版权公司的接受范围内。

据一位摄影记者向科技讯透露,他每月大概 有5-10组编辑类图片倒进某图片版权公司的平台上“寄售”,每组约有5-10张图片。该记者在该平台上在售图片部分有一千余张,平均每月能卖出1000张左右,收益在几百到千余元不等。相对而言,创意类摄影作品,商业用途的图片价格要高一点。

而具体到每张图片上,该摄影记者表示,各自 不须清楚平台究竟将各自 的图片具体卖给了谁,只知道哪几种图片被卖给了哪类媒体,如报刊杂志、新媒体、广播电视等,每张图片具体卖哪有几个钱,各自 也是我想知道,有之前 每月平台会按合同当中的固定分成系数乘以销售次数获得收益,至于侵权案件中的赔偿款,不是都有给各自 的分成,他表示不得而知,有之前 维权机构是一定按照赔偿款比例与平台分成的,这个 点基本上是并能肯定的。

不可提前大选的是,随着国内版权意识越发心智心智性性性心智心智心智心智心智成熟是什么 ,相关法律法规没有 完善,围绕图片版权维权赚取赔偿费用和后期相互企业合作费用的公司,有之前 形成了摄影师供图、版权公司授权、维权机构维权的心智心智性性性心智心智心智心智心智成熟是什么 产业链,尤其是近年来互联网法院上线,大量互联网相关案件转至线上解决,更方便了这个 产业的维权速率单位单位。

诚然,没有 说不须为侵权找借口,尊重知识产权是每另另一个 从业者都应该重视的,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也是对各自 的尊重。在此过程中,无论是版权方还是去使用图片的任何人,都该对版权充满敬意。有之前 大伙儿 在网上茫茫多的图片当中选择配图时,不须所有图片都能第一时间找到原作者,甚至图片版权公司,什么都有有须所有图片都像视觉中国一样有明确的水印,即使有,都有有之前 在网上流传过程中,因他人解决后而遗弃水印,变成一张张“孤儿图片”。

大伙儿 不须故意把哪几种“孤儿”拐走,即使在图片下标注“图片来源网络、侵删”等字样,也难免被扣上“拐卖图片”的帽子,进而被起诉,要赔偿,这对于一点小微企业甚至一点各自 自媒体而言,即使数千元也是个不小的数目。花钱买个教训,并能快速加强大伙儿 的版权意识,可大伙儿 我我应该 被一点别有用心,以版权图片作陷阱,以法律法规为工具去谋取不义之财的“版权流氓”所利用。

大伙儿 前要的是另另一个 干干净净,健康向上版权环境,而非另另一个 乌烟瘴气,处处挖坑设伏的版权迷宫。